“唐挤爆胶囊攻略人街探案”宇宙正式开启

时间:2020-01-08 19:49:41 作者:admin

看 一 部电 影, 留 下 一 段故 事

说2020年1月是“唐人街探案”月毫不夸张。

时隔两年,陈思诚自编自导的《唐人街探案》第三部即将登陆2020年春节档。

而在这之前,2020年1月1日,由陈思诚监制、编剧的《唐人街探案》网剧,也在网络视频平台上线。

2015年春节档,陈思诚向中国电影市场打出一张漂亮的王牌。

《唐人街探案》第一部的上映,很大程度上刷新了国产悬疑探案电影题材的水准。

原来国产电影走出国门可以内外兼修,而不至于败絮其内。

原来探案电影可以有剧情,也可以有深度,不把观众当弱智。

原来演员认真起来,其实很有看点。

《唐人街探案》第一部让我们认识了刘昊然,也重新认识了王宝强

最惊喜的,是让肖央、陈赫、小沈阳的演技亮点得以释放。

不过,那个时候的观众提起《唐人街探案》,常常聚焦于“张子枫恐怖眼神”“肖央的衣服和口音”“陈赫的转型”以及“刘昊然真帅”。

这种情况,到了2018年《唐人街探案2》有了变化。

从泰国曼谷,到美国纽约。

依然是唐人街,依然是秦风和唐仁的探案组合。

但是,我们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IP的诞生。

在中国之外,有华人聚集的地方,就有唐人街。

因此,理论上来讲《唐人街探案》可以拍遍全球上百个国家。

当然,考虑到影视作品的大众接受程度,选择大众熟知的国家作为故事发生地,显得很有必要。

从第一部到第二部,陈思诚花了三年时间,似乎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

也为这一IP宇宙,未来不断开发延伸,然后复制再开发奠定了基础。

我们重新回想《唐人街探案2》的剧情,不容置疑的是,里面的视野格局要更加宏观和清晰。

其一是侦探团体的丰富。

如果说《唐人街探案》第一部还只是秦风、唐仁两个人的单打独斗。

到了《唐人街探案2》,纽约华裔宋义的加入,以及香港黑客侦探Kiko、日本侦探野田昊的亮相,给了陈思诚侦探体系一次完美的侧写。

虽然Kiko和野田昊仅仅只是惊鸿一瞥,甚至还有许多来自全球各怀绝技的侦探角色少有着墨。

但他们整体构成了《唐人街探案》体系的角色储备库。

陈思诚用了一个比较时髦的概念,将这个库给包装了一下。

那就是Crimaster(犯罪大师)的推理APP。

这玩意就相当于现代版琅琊榜。

而且非常玄乎,可以随着剧情需要或者角色调整进行随意更改。

就比如日常排名快到1000开外的宋义,最后也能逆袭成为高端犯罪推理大师。

而其他一些侦探角色,其技能总是游离于各自的长相之外,显得飘忽不定,但只要主角需要(主要是秦风),可以随时展现。

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Crimaster的存在,只是为了便于观众代入《唐人街探案》未来的侦探蓝图。

但一定要明白,这里的排名不代表什么。

宋义用一抹邪魅的微笑,告诉我们你猜不透人心。

那还有Kiko和野田昊呢?

甚至是Q?

Q算得上是《唐人街探案》系列的宗师级彩蛋,他的存在,是一个谜。

既是一部电影作品的悬疑镇宅之宝,也是一个体系中所有疑惑关键的万年背锅侠。

Q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

对于这个人的解密,可以延伸出许多遐想,这也为《唐人街探案》IP的开发铺陈空间。

其二是主角的内心世界丰富。

这一布局其实在《唐人街探案》第一部就已经做好铺垫。

比起一些常规探案悬疑电影,《唐人街探案》不落窠臼的原因,就是在塑造犯罪故事和解密破案的过程中,让侦探(破案者)的形象立体起来。

第一部在泰国,秦风和唐仁本身就卷入案件当中,成为了伪关键人物。

他们的行为逻辑造就了电影的趣味性。

而他们的心理塑造,填充了角色的深度。

秦风的个人遭遇在第一部中有交代,他的父亲入狱,自己想考警校却在面试被刷下来。

这一阶段的秦风内心比较迷茫和纠结。

而唐仁也是因为在国内因为遭受婚姻伤害,远走他乡,虽然一直穷困潦倒,却不肯面对现实。

到了第二部,宋义的加入,也为他做了角色的背景设置。

包括背井离乡,同时,自己的妹妹无故失踪。

加上最后秦风的一通推理,对宋义这个角色进行了高度提升。

虽然没有得到承认,但是足以说明,宋义这个角色在未来的侦探体系中,举足轻重。

探案题材中,案件可以千奇百怪,案件发生地可以任意变更,罪犯也终将成为过眼云烟。

但是作为主角的侦探,一定要有丰富立体的人设背景。

就像《白夜追凶》中,关宏峰和关宏宇在破案过程中,顺道解开自己身上的谜团。

这样不仅为剧情增加悬疑性和看点,也在IP开发的基础上,有了延伸的空间。

《唐人街探案》第一部中,秦风父亲的遭遇和自己想要实施一场完美的犯罪的心愿,在他两年的上学期间,可以衍生出番外篇网剧。

而第二部中,秦风邀请Kiko去北京,完全可以开发出北京+香港的番外系列,顺便解决唐仁的国内心结,探索宋义在国内的真实遭遇和他妹妹的下落。

而宋义在美国纽约暂时下落不明,纽约部分也完全有开发《唐人街探案》网剧的潜力。

还有就是泰国的思诺,也留下了悬念空间。

看了即将上映的《唐人街探案3》预告的人,相信也关注到了其中的角色。

这一次宋义和思诺都将回归,这也印证了这一IP的开发走向。

其三,就是文化根基的一脉相承。

《唐人街探案》系列的成功,陈思诚作为导演+编剧功不可没。

无论是泰国曼谷、美国纽约还是接下来的日本东京,《唐人街探案》所带去的,不仅仅是秦风、唐仁的中国侦探组合的奇葩探案经历。

还有就是中国文化的传播。

如果说第一部中最明显的是汉字、汉语,那第二部则将中国风水学应用到极致。

其实,关于风水,在第一部唐仁就经常提及。

什么”左青龙,右白虎“”前高后低风水不好“”所谓穷凶极恶的面相“等等,甚至还有八卦符号,寻龙尺等元素的亮相。

而寻龙尺成了第二部最为关键的道具。

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陈思诚在整个《唐人街探案》IP中,埋得最深的一种思想。

那就是道学。

所谓八卦风水,生辰八字,最终都落脚在太极的符号上。

从《唐人街探案》第一部开始,一直到最近的网剧《唐人街探案》的片名logo,其中的唐字,就将太极符号融入其中。

当初我们看《唐人街探案》第一部时,可能也注意到了片头那段话: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周易·系辞》

但正如一些电影作品喜欢在片头放一句很有逼格的古文,当时大多数观众都没怎么在意这句话。

到了《唐人街探案2》,出现了新的语句: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道德经》

此时的观众,应该开始明白陈思诚的良苦用心。

片头出现的这两句话,其实都与道家思想有关,而其终极解答就是太极八卦图。

我们对于太极符号中阴阳调和的理解,用到《唐人街探案》体系中的破案,代表的就是善恶。

《唐人街探案》系列为何耐人寻味,不至于让人觉得太假太空洞,就在于这个IP的核心价值观,遵循着太极八卦中的阴阳。

《唐人街探案》第一部中,最核心的观念就是,何为善何为恶?

秦风回忆起自己的父亲被抓,他被问起自己的父亲是不是坏人的时候,是这样回答的:

而他在面试的时候,提出想要进行一次完美的犯罪。

犯罪有完美之说吗?对于任何一个社会而言,犯罪就是恶的代表,从来都是与善势不两立的。

这种话从秦风嘴里说出来,我们如何判断他的善恶?

而后来颂帕作为盗窃团伙之一,犯下盗窃罪,最后被灭口。颂帕除了是一个盗匪,也还是一个非常爱自己儿子的父亲。

作为杀害颂帕的凶手,思诺的养父在临死前对思诺说出了“我爱你”这样的话。

而少女思诺,似乎是这场杀戮背后的主谋。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善恶从来就不是完全对立的,一个看起来穷凶极恶的人,也可以有善待他人的温柔。

而一个看似无害的普通人,也可以是操纵性命的冷血暴徒。

如同太极中的阴阳完美融合,善恶都是人性的一部分,就看关键时刻人怎么选。

到了《唐人街探案2》,虽然还是围绕着善恶立意,但总体开始进行善恶抉择的探讨。

对于第二部开头的那句话,古籍中对其有最早的解释,是在《淮南子·天文训》中。

其中提到:“道(曰规)始于一,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阴阳合和而万物生。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照书中所说,“二”是“阴阳”,三是“阴阳合和”。

人性善恶本就是共同存在,而第二部中的法医,白天治病救人,晚上行凶杀人。

他对于这种善恶抉择的源起,是因为自己得了癌症将不久于人世。

虽然他说自己医术精湛,可以救很多人,因此牺牲5个人,并不重要。

然而,自从他做下这个抉择之后,善恶之路就已经分道扬镳。

他不可能再回头。

因此,三生万物的结局,只能是他最终被罪恶吞噬,无法自拔。

《唐人街探案》的两部电影始终贯穿着善恶的终极讨论和延伸,我们暂且不知道第三部将使用哪一句话,但是,在第三部之前的网剧《唐人街探案》,可以窥见一斑。

1月1日上线的网剧《唐人街探案》,开头的那句话是:

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华严经》

这句话不难理解,翻译过来就是:

我过去所造的诸多罪过,都是由于我心中最初的贪念、怨恨、不辨是非。

与《唐人街探案2》中探讨善恶抉择的结果不同,网剧《唐人街探案》探讨的是罪恶的起源。

作为网剧来说,《唐人街探案》堪称业界良心。

一共12集,讲述3个故事——《曼陀罗之舞》《玫瑰的名字》和《幽灵邀请赛》。

按照这个节奏,最后一个故事讲完,我们刚好迎来《唐人街探案3》电影上映。

而这3个探案故事中,发生的地点并不一致,甚至主角侦探也有差异。

从故事简介来看,前两个故事均发生在泰国曼谷,出场的侦探为唐仁在泰国的徒弟林默。(唐仁的徒弟···多么魔幻)

而最后一个故事发生在泰国曼谷和日本东京,出场的侦探为野田昊二(第二部中日本侦探野田昊的弟弟)和亚洲五大灵童。

在刚刚更新完的第一故事章节,就完美承袭了陈思诚所构想的“唐人街探案”IP体系的风格。

侦探林默搭档女警萨莎,破解了一起同窗好友集体谋杀案。

如同秦风超强的记忆和唐仁的风水学造诣,林默的特点是鼻子异常灵敏。

陈思诚前两部《唐人街探案》电影中,热衷超现实主义的探案手法,将侦探脑中的思维活动具象呈现给观众。

比如第一部中的跨空间寻人(代表记忆搜索)和现场再现(案情重演)。

比如第二部中的地图成像(代表记忆搜索升级版)和跨空间现场再现(案情重演升级版)。

都用夸张的手法,表达侦探主角近乎bug的技能。

而在网剧中,林默辨别气味的技能,就用了元素爆炸的慢镜头和元素分析的符号化呈现,将林默超强的分析技能表现出来。

这算是整个“唐人街探案”IP风格的承袭,也是陈思诚对于这个作品的品质追求。

而另一方面,从目前播出的章节来看,林默的角色塑造,也遵循了整个IP对于主角侦探打造的原则。

林默在破解案情的过程中,也逐渐揭开了林默个人背后的故事。

无论是她和女警萨莎之间曾经的纠葛,还是阿温提到的林默对女人异样态度的原因,都使得林默本身充满着神秘。

这种不确定性,也为后续围绕这个角色展开故事延伸提供基础。

从剧情发展来看,网剧《唐人街探案》是打算在探案过程中,深挖林默性格的由来。

这就是网剧《唐人街探案》所要表达的因果,探讨罪恶的起源。

而除了林默,在第一个案件《曼陀罗之舞》中,也不仅仅只是破解阿水的死亡真相。

而是通过一路追寻,找出了阿温等人对阿水杀戮念头产生的罪恶起源。

其中还包括阿温团队内讧,因为财产纠纷再度谋杀。

网剧的好处,就是有足够的时长去为我们一一展现细节,可以一路追溯源头。

但是网剧《唐人街探案》不打算啰嗦,四集一个案件,还要对角色内心进行铺垫,故事紧凑,逻辑连贯,思维缜密不划水,这就是网剧《唐人街探案》备受网友喜欢的原因之一。

回到我们最开始的话题,网剧《唐人街探案》的开发,本身就是基于电影《唐人街探案》第一部所做的衍生,因此,其整体故事和人物会与整个体系产生关联。

比如第一部中出现的坤泰、第二部中出现的Kiko,甚至是唐仁(剧中的设定是正在美国破解医生连环杀人案)都作为客串角色出现。

因此,我们不得不将陈思诚对于“唐人街探案”IP的衍生,当成是陈思诚正在架构一个“唐人街探案”宇宙。

如同漫威花了十年将《复仇者联盟》的超级英雄宇宙体系搭建出来,而其中各类角色客串成了家常便饭。

网剧《唐人街探案》正在实现这种模式。

不要忘了网剧《唐人街探案》的第三个故事《幽灵邀请赛》就是发生在日本东京,这也是电影《唐人街探案3》的剧情发生地。

而且其中的侦探角色野田昊二正是电影《唐人街探案3》主要角色野田昊的弟弟。

另外,仔细看一下电影《唐人街探案3》的演员阵容。

除了肖央、张子枫回归,邱泽、张钧甯、马伯骞、程潇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这些可都是网剧《唐人街探案》的主演名单。

综上来说,一个属于“唐人街探案”的IP宇宙正在被开启。

期待吧!

-END-

一部电影,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

你的转发和关注,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