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丧妻丧子,他92岁自建活人墓,睡棺材设机网特关,就怕临终麻烦人

时间:2020-01-10 18:49:15 作者:admin

生与死的距离只是一瞬间,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死亡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而在很多人看来,死亡是一件距离自己很遥远并且不愿提及和面对的事情。

人的一生中,所有的命运都有它自己的定数,生现有因,来去有时,而死亡只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我们都只是这个世界的一个过客,而这个世界还会有更多过客踏足,这也只是一场如梦幻真的旅途,酒醒了,茶凉了,人走了!

草木也有一岁一枯荣,生而为人向死而生是必然。人只有这一遭,百年后,黄土之下埋枯骨,而这一丕黄土成了最后的归宿,又或许早已与黄土融为一体。

如今的很多人们都已经看明白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在生前就已经开始为自己置办后事,或许是交代好自己的财产,或许是选一个环境良好的地方……而也有人早已为自己选好坟墓位置,没人规定坟墓必须是死人可住,这世间也有活人墓

为自己修建活人墓

一名92岁老人耗时十四年花费二十六万为自己建造了一座活人墓,至今也有二十二年,而他独自在这座活人墓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位老人梁富生居住于湖南东安县花桥镇,而他的活人墓建在一片深山老林里,墓内机关重重,稍不留意可能会丧命。

陵墓依附着悬崖,分成上下两层。里面没有一点光,特别阴森,就算白天进去也要打着手电才能看见东西。为了避免人们的打扰,他先后在这里设置了五道防护门,并在第一道大门上写着:男女老少们的好同志,切莫开门进我的室内,如进室内发生危险后果自负。梁富生老人表示这是为了提醒周围的村民不要随便进来,以免被伤到。

梁老先生在当地是一名名医,或许是由于妻子突然离开的原因,或许是他想要帮助人们逃离病楚,他在六十岁时考了医师资格证书,主攻乙肝,在七八年内治疗过三千多名乙肝患者,也为自己积攒了一些积蓄,并且这其中大部分的钱都用来建活人墓。

他自己白天经常下山帮患者诊脉看病,晚上则回到古墓,睡进棺材。身体还好的时候,还会下山,跟老邻居唠唠家常,但是也仍然会回到古墓内,睡在棺材里。

由于身体不好,他提前请村民们吃了一顿饭,算是自己的后事酒席,还拜托村民若他哪天突然倒在外面,请他们将自己送回墓室。这座古墓不单单是他死后的归途,也是他生前的安身之地。

看到为自己置办墓地的人很多,可是为自己修建活人墓的却很少,尤其是建完还居住在里面的更是罕见。这不是一座墓地,而是他平凡的小屋,在生与死的这段时间里,人们总得找一个自己的归宿,无论这屋子是大是小,只要有归宿活着才有盼头。死后终究只是一把尘土,而人们依然要为自己的尘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地。

活着有很多痛苦和难受,可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人的一生都在为自己的身躯找一个很好的容身之地,住上平房努力朝着公寓而去,住上公寓又努力向别墅而去,而人活着的意义就是让自己越来越有价值,可到最后还是化为了一把尘土。

梁老先生或是参透了这一点,所以将自己生前和死后的归所弄为一体。他算是活到了人生的最高境界,一个人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归所,可是每个人的归所都随着时间的迁移而在变化,所以人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是快乐的。而梁老先生或许已经没有这样的困扰。

经历过生死离别,或许生与死都只是一个简单的字眼

这位老人为自己修建活人墓也是因为不想自己的后事麻烦到别人,所以花费那么多时间、金钱和精力建了这个活人墓。细想以后还是有些许难受。

在他四十多岁的时候,曾有三个活泼乱跳的孩子,不幸的是三个孩子相继夭折;没多久他的妻子也突发疾病离开了人世,只留他一人在这人世间活着。一名九十岁的老人本应该天伦之乐、其乐融融,而这位老人在中年时期便丧子丧妻,这些痛楚使他看淡了人生,看淡了生死。

体会到生命无常的人,便不会再放荡和贪逸,对于生命无常的觉醒是智慧的开端。看淡人世的他,为了不麻烦别人,也为了避免自己的后事没人料理,便给自己修建了陵墓,在里面放了棺材,感觉自己不行的时候,就可以直接躺进去了,不用麻烦别人。

当梁老先生在四十几岁就面对着妻子与孩子相继离开自己的痛苦过程时,想必他内心有想过跟着一起离开的想法,只是突然想通了什么才得以继续生活下去。当一个普通人面对自己的挚爱永久离开自己时,将是一个很承重的打击,可是他面临过四次这样的打击,可能已经痛到麻木了。

就像《活着》中的福贵受了多于常人的苦难,身边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与一头老牛相依为命,常人会感叹到:这么活着真难啊!可是对于福贵而言,可能这就是他自己的人生,比起死去,或许活着才是正道。死了的人已死去,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活着。

人性深处生的意志能把苦难化成一种力量,在与命运的抗争中,人的主观性总是能发挥出巨大的力量。在如今的生活里,死了容易,活着却不容易,当“好好活着”成为一种信念,一种支撑,一种向往时,没有任何苦难可以把人压倒,因为活着就是最好的。

对于福贵来说是这样,对于梁老先生来说也是这样,对于生活在这个世间的所有人都是这样。好好活着,是一种责任,虽然身边人都走完了,可是他们也希望我们能好好地活着;好好活着,是对生命最大的尊敬,父母把我们生下来不是为了让我轻易死去,而是即使知道这世间很难,也要努力地生活下去。

于我们来看,福贵与梁老先生可能都很可怜,可是于他们自己而言,这样活着就很好。无论是老了还要像老牛一样去下田的福贵,亦或是在古墓棺材里生活二十多年的梁富生,他们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就像我们也有自己的生活一样,即便苍凉可是也幸福过。

无论是何等的幸福和喜悦,亦或是何等的艰辛苦难,只要活着,再多的苦与累终究会被时间一一磨去棱角,我们也不再记得当时的痛苦到底有多深,活着走下去就是一种幸福。

文/刘白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448696976@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