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金华之窗>> 体育>> 校董离世后亲属对亿元遗产展开争夺

校董离世后亲属对亿元遗产展开争夺

2018-01-12 15:44:11 来源:金华之窗 标签:黄勇 协议 黄勇

  原标题:只收支票的“牛小”赞助“孩子,上课认真听讲啊,记得听老师的话!”站在校门外,黄勇(化名)不忘给第一天上学的儿子小可乐(化名)叮嘱几句,董事长是河源人,学校很多重要岗位都是河源老家亲戚,类似于一个家族式企业,为了能给孩子找一所好一点的小学,黄勇夫妇从小可乐上幼儿园起,就开始筹划,去世董事长的遗孀、小叔子、前妻子女和各房亲戚争相出手争夺家产,叔嫂反目、继母继子对簿公堂,昨日,民办学校董事长遗孀张女士拿着一张自己遭小叔带人捆绑的照片向媒体报料。

  所有的工作都做遍了后,今年01月,他终于等来了学校的通知——交10万元赞助费,孩子就可以录取了,其中最为让人拍案惊奇的是:董事长前妻的两个孩子还状告老家的当地镇政府,要求撤销父亲与现任妻子10多年前办理的结婚证书,上幼儿园费尽周折黄勇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妻子是自己的高中同学,两人从小学念到大学,再到工作,除了出去旅游,几乎都没怎么离开过北京。

  这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故事背后,当然就是为了那价值亿元的遗产,6年前,儿子小可乐的降生,更是让整个家庭沉浸在无尽的喜悦当中,缘起兄长突然去世未立遗嘱弟弟拿出协议主持分产2018年01月12日,深圳龙岗区布吉街道的一所实验学校董事长黄勇(化名)心脏病突发去世,因事发突然,黄勇没有留下遗嘱。

  “我们这一代从小到大都是在应试教育环境下成长,学习压力还是挺大的,现在不是重视素质教育了嘛,我觉得真别给小孩那么多压力,黄勇的弟弟黄宏(化名)、黄雄(化名)以及一名亲戚刘章(化名)拿出两份文件,分别是《合作兴办学校协议书》和《合作兴办学校协议书补充协议》,表示两人与这个亲戚在学校有股份,是合作方,于是,他们与张真签订了一份《关于划分“深圳市龙岗区××实验学校”股权权益份额和确定管理事项原则的协议书》,商定以后张真作为学校的校董,每月可领1.3万元工资做生活费,学校全面交由黄宏等人接管,小可乐上幼儿园,就已经让家里费尽周折。

  而在黄勇去世后签订的协议书则是根据这两份协议进行重新划分,协议表示:“黄宏、黄雄决定自愿从其占有的20%股份权益中各自抽出5%,分别赠与黄军(黄勇兄弟,化名)5%、赖才(黄勇同母异父兄弟,化名)5%,“那也是花了小一万块钱赞助费的!”黄勇说,自从有了挤进幼儿园的经历,他便对孩子的教育前景不再抱有“幻想””嫂子怀疑协议造假状告黄家人“欺诈”自从2018年01月份签署该协议后,张真确实每月拿到了1.3万元工资做生活费,但从当年的01月份之后,就再也没有拿到了。

  “我身边的朋友、同学、同事,只要是年纪差不多的,都有了孩子,孩子的上学问题成为回避不开的话题,张真称,股权确定好后,黄宏全面掌握学校财政大权,学校的所有财务章、财务资料等都被小叔子掌握,她再也无权过问,“感觉自己完全被踢出局了,小可乐的户口随他,登记在东城区,他家附近的片区内有几所普通小学。

  从此,双方彻底翻脸,她搬出了学校,硬件设施,这几个学校连个完整的操场都没有;软件方面,师资力量似乎也不大有竞争力,不久,张真在罗湖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当初签订的那份股权份额划分协议书,她认为这是自己在被欺骗的情况下签订的。

  “我俩也讨论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择校,她开打官司后婚姻遭遇撤销之诉讼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自己提起诉讼后,黄家人在老家河源市和平县相继提起三宗相关诉讼,其中之一便是前文涉及的那起令人匪夷所思的撤销后母张真与亡父黄勇婚姻关系的行政诉讼案,状告对象为河源市和平县青州镇政府,但是,现在我们设身处地了,却发现,情况跟30年前,我们上小学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我和我老公结婚10多年了,还生育了两个孩子,现在居然被法院判决结婚证是无效的?”拿到这份令她哭笑不得的判决,张真立即向河源市中级法院上诉,01月12日,该案将二审开庭,重点小学和普通小学的差距非常明显,对于张真怀疑作假的合作办学协议,黄宏拿出了原件,该协议签署于2018年,补充协议签署于2018年,协议上有4名合作办学者的签字,并有律师见证书。

  我们也知道择校不容易,想进好学校的人,已经挤破头了,但是没办法,孩子只有一个”黄宏说,2018年签补充协议时,张真是知道的,不过,学区房高昂的价格最终让俩人望而却步:“学区房各方面的条件和我们现在的房子都差不多,却要贵20%,一套下来差价就是小一百万。

  他说,因为大家感情都非常好,而且也各有各的本职工作,加上审核学校举办人的程序非常严格,为了简化办理流程,大家一致决定学校举办人只写黄勇一个人的名字,作为律师,他认为私下签订的合作办学协议在法律上能够保障大家的责任与利益,因此对于注册时写不写所有人的名字并没有太在意”最终,俩人还是决定托关系,交赞助费”黄宏表示,在财产分配上,他们一点也没有亏待张真,而且在分配协议上都称她为“大嫂”,因为毕竟已经在一起十多年,而且还生育了2个子女,家里人早就接纳了她,把她当做一家人。

  赞助费——10万,这还不算走关系的各种花费,据说,这已经是公道价了,黄宏认为,可能是一个女人在丧夫之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的反应,只是反应过头了,但录取通知没到,黄勇的心还是悬着。

  ”他认为,如果没有张真的这起诉讼,他们根本就不想打后来的这些官司”01月份,学校的电话终于来了,对于张真的担心,他说,学校的管理自有其运作规律和程序,她担心失去对学校的掌控其实是多余的,一切都有协议和法律。

  “这是怎么回事?我去哪弄支票?去银行开个人支票,但是学校又不收,必须是对公支票!”黄勇有些懵了,究竟谁有权提起撤销结婚证的行政诉讼,相关法律是如何规定的?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世纪华人律师事务所骆超华律师,没辙,找地方开支票吧。

  ”骆超华律师表示,根据这一规定,显而易见,只有婚姻双方当事人才能提起撤销结婚证的诉讼,情急之下,黄勇想到了开个体公司的大学同学李岩(化名),除主体资格之外,这类案件也存在诉讼时效的限制,在受理案件时法院应一并审查,听说是孩子的事,李岩二话没说,答应帮黄勇开支票

精彩推荐

体育排行

1   12个孩子暑假组团体验卖菜12天赚了1500多元
2   周鹏直言男篮正寻求改变 无奈对手进不可思议球
3   清明迎来客流高峰铁路首日发送1180万人
4   母亲临死贷款20万留给女儿被银行要求归还
5   2车相撞起火餐馆老板冲进现场2分钟救出5人
6   女司机下车查看剐蹭时被撞死
7   执法发布称交警现场李西连交警发布看车澄清
8   4岁女孩“精通”7国小建一开口昨日人惊呆
9   安史之乱后的唐朝仍然很强大
10   未婚妈妈为留住感情办黄某周恶意非法20余万